主页
首页|文化活动|民间传说|农安史话|民俗民风|黄龙书法|黄龙曲艺|黄龙绘画|诗歌散文|民间工艺|杂文小说|历史文物|文化艺术|旅游餐饮
  黄龙曲艺
 戏剧 
 相声 
 小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黄龙文化>>黄龙曲艺>>戏剧>>正文

【戏剧】这事怨谁

发布人:网络中心  时间:2012年08月14日 15:13  来源:农安县文联  点击:[]

女乌云压顶天色黑,

男一辆警车快如飞。

女喇叭叫得人心碎,

男路上行人叹小奎。

女裴小贵戴着手铐坐在车内,

男小贵妈跟头把式后边追。

男(哭,说口)我的孩子……你可毁了……

女哎,你这是咋地了?

男我们小贵杀人了……

女啥?小贵是个孩子,咋能杀人呢?

男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啊!

女那就长话短说。

男短说也得半小时。

女那咋办?

男二人转的老规矩,还是唱着说吧!

女唱的是伊通河畔青山北,

男青山北有个小屯李家围。

女李家围一条大道通村内,

男大道边儿两户人家一户姓崔一户姓裴。

女老裴家老娘们当家我叫裴玉翠,

男老崔家老爷们主事我叫崔大勒。

女裴玉翠独生儿子名叫裴小贵,

男崔大勒宝贝疙瘩名叫崔小奎。

女小贵小奎都是十三岁,

男论体格小贵干巴小奎肥。

女小贵他是我的心尖儿拿他当宝贝,

男小奎他是我心肝儿又抱又背。

女小贵他打仗吃亏我能气炸肺,

男小奎他占点便宜我能笑弯眉。

女这两家因为小孩儿经常绊嘴,

男院中间隔堵墙谁也不理谁。

女老崔家三间正房改了门朝北,

男老裴家鸡关栏内不兴往邻院飞。

女别看两家大人心里作对,

男小孩子却三天两头凑到一块儿滚沙堆。

女这一天阳光高照春色美,

男百鸟欢唱暖风吹。

女小河哗哗长流水,

男岸上花朵笑微微。

女鸟儿奔水排成队,

男有公黄有母黄青大脑袋和画眉。

女飞走了一群又来一队,

男乐坏了打鸟儿的小贵和小奎。

女小奎我下夹子脚跟把窝尾,

男小贵我衣兜兜土把夹子培。

女他二人一块儿蹓雀猫腰又弓背,

(蹓雀动作。)

你看,我夹子跟前蹲着一只“三道眉。”

男小贵一见心里不得劲儿,

他夹子若一翻雀都得吓飞。

偷偷地一块石头踢进水,

一声响惊起雀儿都飞没。

女气得小奎直拍大腿,

骂声小贵真短擂。

眼瞅着鸟儿逗虫就要伸嘴,

都怪你故意使坏把雀吓飞。

男那鸟儿是活的长膀又长腿,

愿跑它就跑愿飞它就飞。

过不去河你别怨裤裆兜水,

都怪你自己个活该倒霉。

说完转身往后退,

女不行,吓飞鸟儿你得赔。

崔小奎火往上窜伸手一堆(duǐ),

男裴小贵一个跟头栽下土堆。

整个身子掉进沟内,

满脸臭泥分不出哪是眼睛哪是眉。

连哭带骂爬出水,

你等着,我找我妈把你捶。

女(白)你找去!

剩我个人打个得,

省得你跟着搅混把鸟儿吓飞。

男裴小贵一路回家哭天抹泪,

一进院大喇叭一吹放声悲。

女裴玉翠坐在屋里正拆被,

猛听见小贵哭我心像锥子锥。

急急忙忙炕下委,

见小贵这个熊色气得我眼发黑。

(白)快告诉妈,谁欺侮你了?

男都、都怪小奎淌坏水,

没招他没惹他他就把我推。

推进水里还用棍子堆(duǐ),

爬上岸他又用巴掌擂。

还骂我是狗娘养的让我给他跪,

不下跪就往水里推。

裴小贵一片谎言说出嘴,

女裴玉翠一蹦三尺破马张飞。

骂了声崔小奎你欺侮小贵,

没想想小贵他妈我是谁。

又骂声小贵你真是窝囊废,

要让他欺侮惯了今后总吃亏。

打不过下死手你咋就不会,

打坏了你妈愿把药费赔。

再骂声崔大勒勒你这老鬼,

养孩子不教育到处惹是非。

老娘我今儿个跟你会一会,

倒看你跟我们娘俩咋把话回。

手拉着小贵往外走气出两肋,

男小贵我提搂裤子紧跟随。

女绕过了老榆树折身往北,

男拐过了厕所墙绕过大粪堆。

女老崔家两扇大门插着一对,

(白)给我踹!

男哎哟!踢劈了脚指盖儿疼得我直皱眉。

女(白)完犊子货,看妈的!

裴玉翠后退几步使上七分劲儿,

哎哟!脚面子差一点儿踢得往后背。

这一家死人家真他妈的能添美,

安了个铁大门还刷个黢老黑。

(白)跳墙!

娘俩个跳过墙头进了院内,

照着他的小酱缸伸手就推。

男(白)妈,那是猪食!

女去!到窗下骂几句看他咋还嘴,

别害怕有妈给你助着威。

男裴小贵未曾开口先流泪,

连哭带骂唾沫横飞。

崔老大我抱着匣子正听天仙配,

猛听得哭骂声声直往屋里吹。

越听越觉得不对味儿,

是哪个骑在门口来使威。

出门一看是小贵,

问声小贵你骂谁?

女骂的就是你崔大勒,

谁让你们小奎把我捶。

男崔老大看了一眼裴玉翠,

就知道小孩儿打仗他们吃了亏。

哼!骑门口欺侮人小孩儿也学会,

这真是屎克郎的儿子会拱粪堆。

女裴玉翠吐了一声“呸”!

用手一指崔大勒。

你们小奎打小贵你说对不对?

男小孩子闹叽叽难论是与非。

女这么说你们小奎该打小贵,

男若觉得不合适你就帮着小贵打小奎。

女一句话气得我炸了肺,

拉过小贵伸手就擂。

般顶般的小孩儿数你窝囊废,

任人打任人骂总得吃亏。

去!你找小奎把他也推下水,

打不过就死在那不兴把家回。

男裴小贵撒腿就跑回到家内,

炕席底下抽出刀子袖筒里边塞。

满脸怒气出门往北,

一路小跑去找小奎。

女崔小奎打个活雀儿正把虫喂,

猛抬头见小贵怒目横眉。

男没容他站起身我刀子往进堆(duǐ),

女崔小奎一声惨叫倒在黄土堆。

霎时间天昏地暗乌云往下坠,

男草木无声把头垂。

女小河水呜呜咽咽流眼泪,

男雁过长空声声悲。

女裴小贵杀人后怕挪不动腿,

男再表表裴玉翠和崔大勒。

女他二人站在村头正斗嘴,

男看热闹的男女老少四周围。

女崔大勒,你们孩子欺侮人你臭的哪份美,

男裴玉翠,小孩子闹叽叽你臭老娘们发的什么威。

女我孩子有个一差二错你得掏药费,

男他若是死了我替你把他培。

女老娘我做骨生牙怕过哪一位,

男王母娘娘的捶布石我见过大棒槌。

女我知道你,一听打仗耳朵里伸大腿,

男我也知道你,一听打仗眼珠子出气吹眼眉。

女我知道你,你爷爷当胡子抢过大安北,

你二叔偷苞米让人好顿捶。

你老爹跳大神半人半鬼,

生出你崔大勒还是个贼。

男我也知道你,你老妈跑破鞋跟着旁人睡,

你老爹缩头缩脑是绿盖儿老乌龟。

顶数你根正苗红啥说道没有出类拔萃,

女(白)哼,那不假。

男(白)可惜你命不好,

摊上个老公公他还扒灰。

女一句话气坏裴玉翠,

伸出五指往他脸上剋(kēi)。

男要动武你也是一个白给,

谁不知我的绳套专把狗勒。

女他二人文攻变武卫伸胳膊撂腿,

男人群外挤进来嗑巴嘴子李大维。

你、你、你们家小奎杀了小贵,

女啊!

男不不不,是你们家小贵杀了小奎。

女一句话惊得大伙张大了嘴

男就好像脑门儿顶上响炸雷。

女裴玉翠“哇”的一声出村往北,

男崔大勒“嗷”的一声后边紧追。

女跑上了黄土坡喊声小贵,

小贵他浑身发抖早就吓堆。

男崔老大离拉歪邪差点掉进水,

咧开大嘴放声悲。

见小奎闭着眼睛似睡非睡,

小手上还攥着刚打的画眉。

胸口上咕嘟咕嘟冒血水,

小身子直挺挺地躺在土堆。

今晌午你还替我把牛喂,

没想到倒在这儿天还没黑。

原以为你体格好粗胳膊壮腿,

打从小跟人打仗都没吃过亏。

想不到瘦猴子小贵能把你毁,

孩子你今儿个咋就这么倒霉。

女崔老大哭小奎我哭小贵,

死孩崽子这么狠你可像谁。

男(白)像我老舅。

女你妈我掐死个虱子都后悔,

杀小鸡儿都求旁人心眼最慈悲。

没曾想生下你这个恶鬼,

打起仗没轻没重手咋这么黑。

那刀子贼拉快你咋哪都堆(duǐ),

心口窝扎进去小命准得没。

小死鬼你杀人一命你也把命废,

这些年妈的辛苦全都化成灰。

早知你今儿个能犯杀人罪,

在外边打仗吃亏你就吃点儿亏(呗)。

他二人哭孩子如痴如醉,

男只哭得围观群众泪也飞。

女忽听得警车叫撕心裂肺,

男大家伙吃了一惊都把头回。

女公安人员进现场先奔小贵,

男抓起了裴小贵就往车里塞。

女这就是死了小奎抓走小贵,

男这件事情到底怨谁。

合到底怨谁?

----文/王福义

上一条:【戏剧】车走向阳岭
下一条:【戏剧】要赏钱

关闭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中共农安县委 农安县人民政府
地址:农安县农安镇兴华路1555号 邮编:130200
网站维护:农安县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长春首佳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吉ICP备0500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