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首页|文化活动|民间传说|农安史话|民俗民风|黄龙书法|黄龙曲艺|黄龙绘画|诗歌散文|民间工艺|杂文小说|历史文物|文化艺术|旅游餐饮
  黄龙曲艺
 戏剧 
 相声 
 小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黄龙文化>>黄龙曲艺>>戏剧>>正文

【戏剧】车走向阳岭

发布人:网络中心  时间:2012年08月30日 13:26  来源:农安县文联  点击:[]

女一条公路通县城,

男两辆大车路上行。

女三声鞭响清又脆,

男四面田野起回声。

女五花车轮悠悠转,

男六匹骏马快如风。

女七星桥头没打站,

男八面坡前车未停。

女九曲河边饮饮马,

男十里长堤响串铃。

女紧跑慢颠着忙又狠载,

男一车水泥装的满登登。

女张荣他扬鞭催马不打误,

男桂英她一路小曲唱不停。

女大叔你不愿听就把耳朵堵,

男我愿听愿听实在愿听!

女(白)真的唉?

男(白)那可不!打倒“四人帮”,政策回山乡,没人瞎混整,乐坏咱老庄,拉脚抓钱串,心里喜洋洋!要不哼哼几句呀,这心里就像堵个大酱块子似的——

女(白)怎么讲?

男(白)憋的慌呗!

女(白)可不是咋地!一寻思嗓子眼就刺挠,一张口词儿上溜,哼哼起来没个够,一时不唱就像去了魂少块肉呢!

男(白)哈哈……驾!

女说说笑笑往前走,

男车轮滚滚转不停。

女桃红马四蹄撒欢踏踏响,

男菊花青摆动串铃哗楞楞。

女我问你这车赶得为啥这么快?

男我一心追赶头车老板耿长青。

包下的这份活本来不够干,

他跑在前头抢得凶。

豁出老命也得把他撵,

不超过他咱可算是个大白扔!

驾!

紧加三鞭飞上向阳岭,

女我抬头一看吃一惊。

头辆车半路途中出故障,

拉断的两股套绳岭上停。

男修桥铺路急等水泥用,

任务紧迫分秒必争。

这折套如刀切一时茬不上,

活活急坏我耿长青。

女见此情我刚要取出备用套,

男我使个眼色拦住小桂英

这个空头人情不能送,

咱爷俩抓紧时间快登程。

抖动鞭梢刚想走过去,

女一旁走过来耿长青,

叫声伙计等一等,

借副绳套中不中?

男闻听此言哈哈笑,

老弟你这话问得不中听。

别看咱分了作业组,

谁都想多得实惠才取消大帮哄。

吃的本是两碗饭,

拉的还是一股绳。

可惜我今天没带备用套,

要带来不用兄弟你吱声。

实实在在对不起,

我只好提前走一程。

驾!一晃大鞭上了路,

女耿长青满怀希望扑了个空,

合心里一咯噔!

女桂英我一见心翻个,

大叔啊!

咱袖手旁观说不通。

男(白)嘿嘿,傻丫头啊!分了家,劈了组,各干各的正对路(lǔ);他折了套,放了杵,金钱豹活拉变成了避猫鼠!这回呀,该着咱们多得实惠把空堵,干脆一推六二五!

女(白)呀!这话说的不咋地儿,叫人心里真纳闷儿。一个屯儿,一个队儿,好模样的两拧劲儿,互相晒台,这叫啥事儿?品来品去不是味儿,我得不软不硬地点他几句儿!

大叔你办事达理又通情,

为什么说话这么不中听。

咱们队虽然分了作业组,

也不能把协作的风格一边扔。

男都说你心眼来得快,

星星月亮数得清。

今儿个怎么算不开帐,

是不是有点二虎巴登?

女是精是傻说不定,

讲出道理我听听。

男道理好说又易懂,

分组就是各奔前程耍单蹦!

谁得实惠谁的腰杆硬,

谁走运气谁能多分红。

他图名夺利一心把咱甩,

我决心压他俩点立大功。

昨天他比咱多挣七八块,

我眼珠发兰直劲冒火星!

今天活该他不走运,

坏副绳套少说耽误半天工。

快抓住这个空门别错过,

咱甩他一程保准占上风。

女大叔你越说越走板,

包工到组不是专门耍单蹦。

钱再好花得看节骨眼儿,

轻重缓急要分清。

集体主义思想丢不得,

庄稼人的本色咱可不能扔!

男废话连篇不用讲,

想拔尖全靠心眼耍的清。

各走各的阳光道,

咱不能傻的乎地替他堵窟窿!

女大叔你还是好好想一想,

这样做理难讲来情难容。

男我说话向来不打折扣,

一锺子定音难改更。

快把绳套拿给我,

露了破绽好说不好听。

女桂英我撅嘴绷腮不乐意,

男张荣我眉开眼笑兴冲冲。

手中鞭杆抖又抖,

鞭花炸响真脆声。

车走如飞乐颠馅,

仰面朝天把小调哼。

唱一段包公赔情不过瘾,

又来段姜须下山搬救兵。

女他大大咧咧唱得正高兴,

男冷不防车离正辙滑进烂泥坑。

女我急忙伸手去牵套,

男我摇晃大鞭响连声。

得驾吁哦紧吆喝,

合车不转、马放挺,前拽后推不离坑,呼哧带喘白搭功!

女看头上雷鸣电闪要下雨,

男望前后没有救兵孤零零。

女急得我汗珠直劲儿冒,

男急得我脸色紫拉蒿青。

女忽听一阵串铃响,

耿长青茬好套绳往前行。

男我有心上前求援难开口,

回过头来两眼盯住小桂英。

女我撩撩眼皮假装没看见,

一声不吭紧扇风。

男我无奈红头涨脸开了口,

(白)桂英啊,

问问他帮咱一把中不中。

女闻听此言憋不住乐,

未从接茬笑出声

人家出事你美得忘了姓,

掉过头递小话有多难为情。

男丫头片子少揭短,

这车货摊上暴雨可不成。

少赚俩钱算咱时气背,

耽误修桥可是大事情。

女不去不去我不去,

还是你去最相应。

男我去怕把钉子碰,

脸面不打贼拉疼!

女我去也叫不应来求不动,

有道是分组就是耍单蹦!

谁得实惠谁的腰杆硬,

谁走运气谁能多分红。

他图名夺利一心把咱甩,

咱决心压他俩点立大功。

废话连篇不用讲,

想拔尖全靠心眼耍的清。

各走各的阳光道,

他怎能傻的乎地替咱堵窟窿!

男这丫头故意和我别相眼

造得我词穷理短、实在够喘、有口难争!

张荣正在为难处,

女车上跳下来耿长青。

左看右瞧紧把眉头皱,

车陷泥坑误得真不轻。

有心上前帮一把,

刚才他卷我一通挺窝囊。

有心不理超过去,

扔掉了协作风格情难容。

掂一掂来量一量,

公私二字哪头重来哪头轻。

想到此二话没说忙绾袖,

一翻身钻进车底摘套绳。

手急眼快——

男摘下两股套,

女挂上前车——

男系的紧绷绷。

女操起大鞭——

男登上车耳板,

女一顿响鞭——

男催动马蛟龙。

女头一个回合——

男欠了缝,

女二一个回合——

男拽出坑,

女三路绝招甩出手,

合车轱辘滴溜乱转响轰隆!

男老张荣这回受感动,

(夹白)兄弟呀,

多谢你拔刀相助马到成功。

女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遇难事都得互相来照应。

分组不能分心眼,

互助二字千万不能扔。

男这话句句把我点,

不由我脸上发烧臊通红。

无言可对难开口,

憋了半天才吭声

兄弟你这话说得对,

看起来耍单蹦实在行不通。

女桂英我一听抿嘴乐,

大叔你这回算擦亮眼睛!

男我冲着桂英扫一眼,

丫头你千万别把细底捅露风!

女耿长青哈哈大笑操鞭杆,

男老张荣抖擞精神把车登。

合两辆大车上了路,

一溜烟尘奔城东。

----文/王福义 张天

上一条:【戏剧】盼儿
下一条:【戏剧】这事怨谁

关闭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中共农安县委 农安县人民政府
地址:农安县农安镇兴华路1555号 邮编:130200
网站维护:农安县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长春首佳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吉ICP备0500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