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首页|文化活动|民间传说|农安史话|民俗民风|黄龙书法|黄龙曲艺|黄龙绘画|诗歌散文|民间工艺|杂文小说|历史文物|文化艺术|旅游餐饮
  黄龙曲艺
 戏剧 
 相声 
 小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黄龙文化>>黄龙曲艺>>戏剧>>正文

【戏剧】盼儿

发布人:网络中心  时间:2012年08月30日 13:27  来源:农安县文联  点击:[]

人物王顺王顺妻改弟儿

[幕启:王顺家,桌子旁边儿放一只三条腿儿的凳子。

[滑稽的音乐配合着王顺那滑稽的动作。

[王顺愁眉苦脸,寻寻觅觅地上。

王顺(拉抽屉,望桌下,又从桌下钻过来,摇头,思索)能哪去呢?我不信它还能长膀飞喽?(对众)你问我找啥?唉!丢了一笔钱!你问多少?(焦急起来)咳!三角两角的我能这么着急吗?一元五!(猛醒)对了,准是让哪个孩子拿去了!(来气,喊)带弟儿领弟儿来弟儿改弟儿岔子——这帮玩艺,一天就知道出个嘴儿吃,吃完了你连个影都抓不着。唉!没整啊!(往凳子上一坐,人仰凳翻)你瞅瞅,这丫头比小子都淘,这啥时候把腿薅去一个呢?卡吃冰猴了?唉!(无可奈何地唱)

我王顺,心不顺,

一天到晚总好骂人。

不是王顺脾气怪,

只因为五个孩子都是千金。

超生罚款我都认,

不见儿子不死心。

庄稼不收年年种,

恨只恨老娘们的肚皮呀——

不填和人。

唉!你们猜我多大岁数?啥?五十二?(忍着笑)你们哪,把我说少青了,有人说我六十,其实我爹才五十一呀!我爱人说我这是少年老成。你说这不扯犊子吗?再老成三十四的人也不能像六十啊!唉!能不老吗?白天忙个冒烟儿,晚上还得加班儿,黑天白天连轴转,啥人架住这么干哪?(用手捶腰)浑身哪块儿都……腰疼。这不,超生罚款还差一百元没交上,村上说,现在不交秋后就翻番儿了。我好不容易借了一百元钱放在扁匣里了,活死拉的少了一元五!你说这不急人吗!(来气,喊)来弟儿领弟儿带弟儿改弟儿岔子——

[王嫂腆着大肚子上。

王嫂你这是吵吵啥呀?显你孩子多呀?

王顺少是不少,没一个正桩!都上哪儿去了?

王嫂带弟儿去间苗,领弟儿去拔草,来弟儿领岔子玩呢,哎,还缺一个,是谁啦?

王顺整吧整吧?还查不过来了!改弟儿呢?

王嫂噢,改弟儿上学了。

王顺上学上学,丫头蛋子上什么学?明个别念啦!

王嫂那两个大的你不让她们念,我认了,改弟儿从小就聪明,咋的也得让她识个庄稼字儿。

王顺识字儿顶啥用?还不一样顺垅沟找豆包吃。那一元五角钱准让她拿去了。

王嫂不能啊,你数错了吧?

王顺我数二十一遍。还能错?咳!这些丫头蛋子!咳!你说可也怪,人家老母猪下羔子还得掺乎几个公的不?你可好,一个品种!

王嫂那也不能全怪我,你种高粱他能出黄豆?

王顺可也是,往后净种黄豆!

王嫂还往后呢,(拍肚子)我这块地儿,死活就这一茬了,往后宁可搁那撂荒着也不遭这份罪儿了。(往凳子上坐去)

王顺(大惊)哎哎哎,且慢!

王嫂咋的?

王顺看牌的讲话了,三缺一,摔着呢?你不知道儿子在里边儿呢吗?上里屋躺着去!躺着去!

王嫂你整天让我躺着,都快闷死我了,我出去蹓跶蹓跶!

王顺现在是对你重点保护!

王嫂不怕的,我少蹓跶一会儿。

王顺那……去吧,快点儿回来!

王嫂(高兴地)哎!(往外走去)

王顺站住!

王嫂干啥呀,一惊一乍的!

王顺(跑过去)哎呀妈呀,这有多悬,你再往前走一步,后果不堪设想。你瞅瞅,这帮孩子啥时候把这些砖头子摆门口了!(踢走砖头)这回,慢慢走吧。

王嫂哎!(下)

王顺(望着出门的妻子)看这两步走,这回准是儿子。(对众)我王顺吧,哈,知道,孩子多了对国家,对个人都没好处,可我还没有儿子呢?(合掌向天)送子娘娘,这回可给我个儿子吧!(跪下磕头)

(唱)王顺我,把头磕,

送子娘娘您老听着。

不是王顺脑筋旧,

姑娘大了得出阁。

个人去把日子过,

哪个回来管他爹。

就是闺女肯行孝,

又怕姑爷把嘴噘。

求娘娘,把儿舍,

王顺不忘大恩德。

麻花烧饼你管够造,

烧黄二酒你管够喝。

你要鸡来咱给凤,

你要鸭来咱给鹅。

上供的馒头二盆大,

(夹白)呀哈,说大了。(忙改口)

王顺我没有那么大的锅。

[改弟儿背书包蹦跳着上。

改弟爸,你又给送子娘娘磕头啦?

王顺(一把抓过改弟儿)改弟儿啊,爸问你,扁匣里那钱是不是你拿去了?

改弟(嗫嚅地)我……没,没拿呀。

王顺(哄)要拿了,你就说拿了,爸不打你,啊!

改弟同学们都笑我,连个文具盒都没有,朝你们要,你们又不给买。我就……拿了……一元五角钱。

王顺(忍着气)都花了?

改弟没,没有,我买文具盒花了八角钱,买小刀花两角钱,还……还……还……

王顺还有五角钱你买糖吃了,是不是?(举手欲打)

改弟妈呀——爸要打我!(躲)

[王嫂急上。

王嫂哎呀,你这是作啥呀?

王顺那一元五角钱都让她花了,又买文具盒又买小刀,还买糖吃,这,这不是败家子儿吗?

王嫂改弟儿,那钱,真让你拿去了?

改弟(委屈地)妈,我多想有个带小鹿的文具盒啊……

王嫂可这钱,是你爸借来交罚款的!

王顺你,你也太不懂事了。(一巴掌打过去)

改弟(大哭)妈……

王嫂你,你为了一元五角钱就打孩子,我,我跟你拼了!(一头向王顺撞去)

王顺(急拦)哎呀妈呀妈呀妈——呀,你的身板儿啊!(围王嫂走矮子,将耳朵贴在王嫂肚子上听)没咋的,正常!

王嫂一天就知道跟孩子耍威风,咋不说你没能耐呢?

(唱)没能耐过日子就知道吵又闹,

孩子们见了你就像鼠见猫。

看人家这么大的孩子穿戴有多好,

看咱家撕皮露肉乱糟糟。

在人前我头难抬心里害臊,

那么大的姑娘不上学在家老待着。

小改弟儿上学就把文具盒要,

到如今不给买你脸上烧不烧。

孩子——

千不怪万不怪怪你命不好,

你为何投生我家来把罪遭。

来把罪遭!

王顺得得得,我没能耐,没能耐。要说那钱,我少挣了?不都让人家……罚去了吗?你还让改弟儿上学,明个别念啦!

改弟妈……

王嫂我就让她念!

王顺你敢!

王嫂我就敢!

王顺你他妈敢!

王嫂我就他妈敢!

王顺喂呀!你真他妈扬兴啊,我拍你!(挽袖子向王嫂奔去,改弟儿拦在中间)

改弟妈,爸——(扑通一声跪在王顺脚下)

(唱)千不怪万不怪都怪我不好,

我不该惹爸生气让妈心焦。

从今后我不要裙儿来也不要袄,

我不要发带也不要书包。

放学后我挖野菜捎带刨草药,

换俩钱儿个人买本买小刀。

求爸爸您老让我把书念,

我保证不让爸爸再把心操。

王嫂(泣不成声)

改弟爸,让我念书吧,我长大了能养您老,能养您老哇!妈,您别哭,爸,您别生气,我再也不要文具盒了,我把文具盒和小刀退回去,那五角钱我没买糖吃,我听爸爸老说腰疼,我给爸爸……买正痛片儿了!(掏出正痛片儿递过去)

王顺(一把将改弟儿抱在怀里)改弟儿——

(唱)孩子话说得我心儿颤抖,

男子汉止不住眼泪横流。

别怪爸脾气坏我把你揍,

都只为孩子多生活难求。

凑罚款我低声下气求亲友,

差一点儿给村长跪下磕头。

都怪你投生走错大门口,

咋不奔那缺儿少女的大门楼。

我盼儿不见眼发锈,

可你偏偏是个丫头,

改弟儿你为啥是个丫头。

(把改弟儿一推,撞王嫂身上)

王嫂哎哟——(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改弟妈,你咋的了?

王顺哎呀,是不是要生啊?

王嫂(点头)

王顺改弟儿,快,找你张姨去!

改弟哎!(急下)

王顺(搀着王嫂向内走去)挺着点儿,提气,对,提气!(下而复上)我觉得就这两天嘛!

[改弟儿急上。

改弟爸!

王顺你张姨呢!

改弟我张姨顺窗户跳里屋去了。

王顺快去烧水!

改弟哎!(下)

王顺(对内)她张姨,这回你可给我生儿子!(猛然觉着不对)哎呀,我这话是咋说的。让接生婆给我生儿子,这……咳!她张姨,我给你生儿子!这嘴!我是说你给我接个儿子!

[内应:你等着吧!

王顺送子娘娘,我要儿子,要儿子,我给你磕头啦!(跪下磕头)

[内传出婴儿啼哭声。

王顺哎呀,顺当啊,生了!(慢慢站起来)他张姨,生个啥呀?

[张姨内应:你个人进来看看吧!

王顺嗯!(有些茫然,有些胆怯,自语)生的是丫头哇,还是闺女呢?

[脚步沉重地向内一步一步走去……

[幕闭。

----文/王福义

上一条:【戏剧】争地
下一条:【戏剧】车走向阳岭

关闭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中共农安县委 农安县人民政府
地址:农安县农安镇兴华路1555号 邮编:130200
网站维护:农安县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长春首佳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吉ICP备0500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