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首页|文化活动|民间传说|农安史话|民俗民风|黄龙书法|黄龙曲艺|黄龙绘画|诗歌散文|民间工艺|杂文小说|历史文物|文化艺术|旅游餐饮
  黄龙曲艺
 戏剧 
 相声 
 小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黄龙文化>>黄龙曲艺>>戏剧>>正文

【戏剧】争地

发布人:网络中心  时间:2012年08月30日 13:28  来源:农安县文联  点击:[]

女青山脚下小城东,

男一块菜地溜溜平。

女满园青菜长得好,

男喜坏大嫂柳红英。

女红英我挥锹来灌水,

男风吹菜叶香气浓。

女鲜韭菜水灵灵,

男嫩菠菜绿盈盈。

女一畦畦黄瓜爬满架,

男小顶萝卜粉嘟嘟的红。

女红英我越浇越高兴,

男突然间地里断流儿水泵停。

女红英我正要去查看,

男走来了队长我叫蒋守东。

大嫂哇,不是水泵出毛病,

是我拉闸把水停。

女你拉闸停水为啥事儿?

男这地收回要归公。

女红英摇头说不信,

我包这地有合同。

男蒋队长一听哈哈笑,

叫声大嫂柳红英,

这块菜地平又整,

一没包来二没坑,

前面不遮阳,

后面挺避风,

进城还顺便,

公路宽又平。

我给新来的公社顾问看房场,

这块宝地最相应。

女(白)啊?做房场!

红英一听这句话,

脑袋发胀直嗡嗡。

想当初包下这块地,

我不知费了多少工。

一滴心血一滴汗,

才换来满园好收成。

队长啊,我什么东西都能舍,

就舍不得这满园茄子萝卜葱。

我不管什么顾来什么问,

要毁菜地我不应。

柳红英说着掉下泪,

男蒋队长嘴巴一咧出了声

红英啊,损失青菜包你款,

上边的决定咱得执行。

他们今天就看地,

一会儿来人你要多照应。

队长说罢转身去,

女从那边有个老头进园中,

你看他——

二目有神光闪闪,

男花白头发脸儿红。

女衣着朴素多齐整,

男眼望菜地叫连声

(白)好菜呀,好菜!

女莫非说他就是顾问来看地

我得和他争一争。

红英正要把他问,

男回来了队长蒋守东。

问声红英有没有人来看地?

女谁知道那位老头来干啥事情。

男蒋守东一见哈哈笑,

红英你真是个糊涂虫,

看地的都是大干部,

要出门坐小车哪能用步行。

这老头土里土鳖大概要偷菜,

要不就没事跑这闲逛登。

蒋队长正说话忽听车笛响,

有辆小车到园中。

蒋队长急忙迎上去,

女走下来公司经理周恒生。

守东啊,房场之事可办好?

男我办了几次没办成。

正赶上公社给顾问批房场,

这个光借得正相应。

来来来,你先看看这块地,

做个房场行不行?

女这地可是正长菜,

男要拉关系就得有牺牲。

麻烦您的日子有的是,

我用木材还得您多照应。

说罢拿出米绳来量地,

女一旁气坏柳红英,

说什么照顾顾问占菜地,

原来是他拉关系把人坑。

想当初包下这块地,

我又垫又平苦经营。

防风夹起秫秸障,

防冷吊起塑料棚。

塑料薄膜还怕冷,

草帘子又苫了好几层。

好容易冷天熬过去,

热天青菜又起虫。

别的秧棵起虫用药打,

青菜打药人吃有反应。

我一个一个把虫找,

眼珠子累得贼拉拉的疼。

天气旱了又得勤浇水,

水浇多了还不行。

我细水长浇挨尽日头晒,

这菜才长得水灵灵。

人都说小孩难侍弄,

菜比小孩还娇情。

好容易哄着捧着菜长大,

怎能让他人胡乱行。

我越思越想越来气,

一把铁锹举在空。

红英我用力往下剁,

一根米绳两下崩。

男蒋守东一见傻了眼,

女周经理一旁也发了蒙。

这准是油水没浇透,

问大嫂有啥要求请说明。

要盖房给你长柁短檩细木料,

要家具给你曲柳山榆小叶松。

要用别的只管讲,

公司没有外淘登。

女木料再好我不要,

有个问题你要说明。

你只顾盖房把地占,

种地人没地咋求生?

男我公司自办家属厂,

安排你做家属工。

女(白)好——

这些年我们队土地被占几十垧,

闲下劳力近百名。

没地都要找工作,

能不能全到你公司去做工?

男(白)啊!这是什么话,能安排了吗?

一句话说得老周来了气,

女问声老蒋你这办的啥事情?

男蒋守东走过来忙陪笑,

经理您别搭理那柳红英。

她不疯也是个精神病,

若不然也是一窍不通、二虎巴登、四六不懂、六亲不认的傻红英。

她要挡横挡不住,

这事由我来担承。

只要顾问把房盖,

您也跟着来动工。

说罢又把米绳捡,

女红英我又气又急火烧胸。

这样队长真没整,

万般无奈把计生,

他们硬要把房盖,

我把菜地挑成坑。

伸手就把铁锨举,

锨没落地心里实在疼。

看面前小萝卜小黄瓜好像把眼瞪,

小韭菜小菠菜眼泪盈盈。

都好像孩儿把娘看,

娘要害子咋不心疼。

忍悲含痛又把锨举,

男跑过来蒋队长忙把铁锨擎。

叫声红英别玩儿命,

破坏房场法不容。

顾问要是恼一恼,

五花六道上绑绳,

押你十天半拉月,

你要不服再加刑。

丈夫哭孩子叫都把你找,

到时还得我找法院去求情。

女呸!要进法院我就去,

要想占地可不行。

今儿个我要挑挑挑,

男我这里擎住铁锨不放松。

女一个挑,

男一个擎,

女忽听身旁喊一声

(白)慢!

原来是老头对着红英把话讲,

说了声这样蛮干可不行。

你到县里把队长告,

准有人替你诉冤情。

先告队长人不正,

拉关系图私利刮贪占风;

再告他破坏生产责任制,

不讲政策毁合同。

他的态度要不改,

往后队长当不成,

男老头还要说下去,

一旁气坏蒋守东。

问老头你是谁口气这么硬,

顾问盖房你也敢挡横?

女老头说顾问没把房场要,

你别拿他的招牌做挡风。

男公社说顾问当年流过血,

我们当然该照应。

女顾问他当年流血为大众,

到今天更不能把传统扔。

男蒋守东听罢觉着不是味儿,

嘴丫子一咧哼一声

你老头嗓子不咋的,

却偏爱拣那高调哼,

现在谁还讲传统,

更没人怕便宜咬手瞪眼往外扔。

女共产党人就得讲传统,

坚决刹住这股贪占风。

顾问房场不能要,

(白)告诉你吧,他不要房场!

男他不要房场你咋知情?

女老头闻听哈哈笑,

我就是顾问郑子风。

特来村里退房场,

决心抵制贪占风。

男蒋守东一听红了脸,

瞪着眼睛不出声。

周经理一旁受感动,

双手拉住郑子风。

您要退来我也退,

今后不刮这股风。

女顾问点头说声好,

(白)好哇!

让咱们全党全民上下一心坚决刹住贪占风。

合顾问说罢把锨要,

迈开大步奔园中。

帮助红英把水放,

浇得那满园菜更青。

----文/李克笑


下一条:【戏剧】盼儿

关闭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中共农安县委 农安县人民政府
地址:农安县农安镇兴华路1555号 邮编:130200
网站维护:农安县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长春首佳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吉ICP备0500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