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首页|文化活动|民间传说|农安史话|民俗民风|黄龙书法|黄龙曲艺|黄龙绘画|诗歌散文|民间工艺|杂文小说|历史文物|文化艺术|旅游餐饮
  黄龙曲艺
 戏剧 
 相声 
 小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黄龙文化>>黄龙曲艺>>小品>>正文

【话剧小品】不要帮了腐败的忙

发布人:网络中心  时间:2010年07月19日 08:32  来源:县文联  点击:[]

时间:现代。

人物:儿子:十八岁,学生。

爸爸:四十多岁,机关干部。

妈妈:四十多岁,卖菜的。

[幕启。

[舞台上设一沙发、一床、一床头柜(上面放着暖瓶和水杯)、一衣服挂,一屏风。还有一电视柜,上面放着电视(电视是那种用木头和纸壳搭起的四框,屏幕拉着一个帘子,面对着观众)。

妈妈:(拎着两大袋菜走上来)最近挺闹心,到市场卖菜总走神,不是少几两就是多半斤。干脆,我不出摊了,在家休几天,顺顺心。

妈妈:(放下菜,在衣挂上拿围裙系上)要问啥事闹心,唉,别提了。这不是吗,前些天,有个小偷没事,就到招生办主任麻凡家溜达一趟,这一趟溜达不要紧。把麻主任家的十幅字画给捎走了,惹得公安局全员出动破案。要说破案这事与我也没关系,我闹啥心?可那画与我有关系。啥?我是倒腾画的?不是。麻凡丢的十幅画,有一幅是我家送的。(说完捂嘴)可别让人听着,如果说大了这得叫行贿。你说我们给他送画干啥?给招生办主任送画还能干啥?孩子高考分不够,我们就拿古画凑。要说这画也送了,事也办了,孩子上大学我也骄傲了,应该没啥事可闹了。但是,但可是,可但是,听说,那画是假的。唉,要是当初我坚决反对,这会儿,心也不会这么累。还是看看电视轻松轻松吧。

[妈妈边按下遥控器,边坐沙发上摘菜。

儿子:(场外声)妈,妈,我回来了(儿子背着双肩包上场)。

[电视帘拉开,女主持人播音:今天本市新闻的主要内容有:市领导到矿区检查安全生产工作;全市开展清理整顿音像市场工作。在最后的节目中,继续报道本市招生办主任麻凡家被盗案件的最新进展情况。

[妈妈按遥控器暂停,主持人定格。

妈妈:咋,麻凡的事上新闻了(手中拿着没摘完的菜,站起来,寻思)?

儿子:(敲门当当当)有人吗?妈,在家吧?

妈妈:等会儿。(听到声音,又按遥控器,拉上电视帘,放下手中的菜)儿子回来了。我儿子回来了(小跑着去开门)。

儿子:(进屋与妈妈拥抱)妈,我回来了。

妈妈:(拥抱儿子)儿子,回来也不打个电话。

儿子:(摘下背包放在床上)妈,昨天,我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

妈妈:(跟在儿子身后,亲近地)电话中你只是说,得知我们花钱给你找的大学不光彩,想退学。妈也没想到,你回来的这么快。

儿子:(倒水喝)妈,要是我先知道这事,也不能让你们这样做。不过,你放心,我是退学了,可我有信心复习一年再考好的学校。无论考多少分咱不能花钱走后门,凭自己考的分上学我心才安。

妈妈:可是,要是,那啥……

儿子:妈,我知道,咱们送画不对,可他们收礼更是犯错误的,我把李秘书的事写信告到了市纪委。

妈妈:啥?我的天哪?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和家商量。

儿子:我都十八了,还孩子、孩子的。

妈妈:十八也是孩子。这回你可捅娄子了。你爸还不知道呢,这要是他听说,还不得跳楼。

[爸爸上场。拎个兜子。

爸爸:最近的事接二连三,一出一出的让我抓心挠肝。先是麻凡家被盗,紧接着假画就给我上眼药。找李秘书说理,可他不但不管,还把手机关掉。八万块让我买了幅假画,真想找个地方上吊。可一想到家人,这个念头实在不能要。工作上静不下心,领导说让我回家休息休息,好好睡一觉。

[爸爸敲门。

妈妈:谁呀?

爸爸:是我,你老公。

妈妈:儿子,你爸回来了。他还不知道你把李秘书告到市纪委,更不知道你退了学。(指着屏风)快,你先去里屋躲一躲,等妈和你爸说说,缓和缓和,免得你爸上火。

儿子:好吧。妈,你和爸好好说说。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上不了大学,我还可以选择其他的人生之路。

爸爸:我说你开个门咋还磨磨叽叽的?

[儿子跑向屏风后,妈妈又把儿子的背包扔到屏风后。

妈妈:来了。刚才不是上了个厕所吗(开门)。

爸爸:这一天,你的事可够多的(进屋)。

妈妈:他爸,今天回来早啊(接过兜子、衣服,挂在衣服挂上)。

爸爸:啊。

妈妈:今天咋回来这么早?

爸爸:在单位静不下心,回来躺会儿。(说完,躺在床上)

妈妈:(倒了杯水放在桌头柜上)你给李秘书打电话,他有没有回话?

爸爸:没有。一周了,手机关机。

妈妈:(生气地,来回边走边数落)这个一无是处,二虎八登,三心二意,四六不上线,五六不懂,七不成八不就,九死一生,十足缺德的李秘书。当初找他时,他咋那么热情,还亲兄热弟地称你,到现在出事了,手机就关了,什么个东西。

爸爸:行了。你那都是啥话呀(心烦地把枕头盖在脸上)?

妈妈:(站在那,拽下盖在爸爸脸上的枕头)啥话?我还真问问李秘书买的是啥画?当初找到他,不是他说不让咱们着急,钱不能乱送,要投其所好吗?

爸爸:(坐起来)是,买画也是他的主意。

妈妈:(把枕头扔到床上)不仅仅是他的主意,而且是他帮着买的。还什么《八仙过海》,乾隆年间的,要十万。我都怀疑乾隆年间有没有这幅画。

爸爸:(起身,拿过杯子,喝水)行了。后来不也没给他十万吗?

妈妈:(生气地,抢过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可八万也不少啊。(掰着手指算账)两万借我妈的、两万借他小姨的、两万借他大叔的,剩下两万才是咱们的。

爸爸:(摊着两手)全家人不都是为了儿子吗?你说我还能咋的?

妈妈:(叉着腰,生气地来回走,发牢骚)是,为了儿子,咱们是咬着牙,勒紧腰带过日子。可他李秘书是个什么东西,弄个假画来糊弄咱。

爸爸:(端着水杯与妈妈说)李秘书买完画,也让咱们看了,不是咱这眼光没看出来吗?

妈妈:但这回专家鉴定出来了,是假画,他李秘书还有什么说的(生气地坐在沙发上)?

爸爸:他不开机,我给他发个短信。

妈妈:发短信?你咋说的(走过来和爸爸坐在床上,一起看手机)?

爸爸:(拿出手机念)我说,李秘书,你不见我,也不接我电话,那好,你不做君子,也别怪我做小人。我只给你一周时间,如还不给我说清画的事,就有你难受的。

妈妈:你想怎么着?

爸爸:没想怎么着。

妈妈:那你发那短信?

爸爸:我是太生气了,吓唬吓唬他而已。我们还能把他怎么样(把手机摔到床上)!

妈妈:(向屏风方向看了看,试探着)不然,不然咱就告他。

爸爸:(“噌”地从床上下来)你脑子进水了?

妈妈:(也从床上下来,走到爸爸跟前)那有啥?李秘书拿咱八万元买幅假画,他少说也得密下七万。

爸爸:(无奈地)不能告啊。你想,咱儿子和李秘书现在是一个绳上的蚂蚱,绳的这头是李秘书,那头就拴着儿子(比划着)。

妈妈:那倒是。如果把李秘书告了,儿子也要跟着吃锅烙。

爸爸:所以,咱们现在是手插磨眼,骑虎难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妈妈:这事呀,当初我就不同意你花钱给孩子找大学,现在闹成这样。

爸爸:哪个当父母的不想为孩子好,哪个孩子不想上好大学,咱这不都是奔个好吗!

妈妈:可到头来却是,王八钻灶坑,憋气又窝火。

爸爸:(沮丧地)谁说不是。

妈妈:(又继续摘菜)其实呀,这要退一步想,你说,咱干啥还不是为了生活。你上班,我卖菜,我赚的钱比你还多。你虽上班,看上去风风光光的,可一天活的比我还累。职务不高,工资不高,血脂可挺高。政治不突出,业务不突出,腰椎间盘突出。

爸爸:是我熊,正因为我熊才希望儿子有出息。咱总不能让儿子也像你一样卖菜吧?

妈妈:可儿子也有自己的志向。

爸爸:有自己的志向?儿子给你来电话了?

妈妈:没有。

爸爸:你给儿子打电话了?

妈妈:没有。

爸爸:那儿子啥时和你说的志向?

妈妈:这个,那啥……(解下围裙)对了,电视上刚才说要播麻凡案的进展,你看看,我去买点肉给你补补身体。

爸爸:啥这个那啥?本来想回来睡一觉,可一提这闹心事,两眼锃亮,耳朵嗡嗡叫,或许我真得吃点安眠药。

妈妈: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去药店,顺便给你买几片药(拿着遥控器按下,背上兜子,要往外走)。

[电视上面的帘子拉开。

女主持:各位观众,关于麻凡家被盗,现己破案。但案情却又有了新的发现,历经一个月的调查,其结果出人意料。下面我们听听麻凡的忏悔。

[电视中女主持人走到一边,麻凡走进电视中(戴着手铐,穿着囚服)

麻凡:全市的父老乡亲,我对不起你们,我有罪。小偷所偷十幅画不用专家监定也是假的。那十幅画是我在一书画院找人临摹的。

[爸爸站在那不动,妈妈背着兜子站在那也听傻了。

妈妈:啥,咋能是麻凡找人造的假?

爸爸:谁说不是呢?(继续看电视)

麻凡:为了在社会上以示自己的清廉,不收钱的形象,我在这十幅画上,从一万到十万,标了不同价格的标签。

妈妈:那咱们那画,他标了多少?

爸爸:标多少?十万,讲下的八万。

麻凡:为了不暴露我的收钱行为,我办事是有原则的,就是要有牵线的。如有人找我办事,牵线人就会找到我。之后,我再根据办事的难易程度,从中选出一幅画交给牵线人。看到画上标签,牵线人也就明白了我的办事价格。等牵线人拿来钱后,我就会把事办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知道我错了,对不起党对我的培养,辜负了人民对我的期望。我深深地忏悔,请求组织给我宽大,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说到这儿,两警察进入电视中,把麻凡押走。女主持人再次进入电视中)

爸爸、妈妈:(相互看了看,爸爸一下子坐到床上,妈妈也坐到床上。)原来如此。

女主持:麻凡的这个习惯已坚持了多年,他自认为此种办法比较稳妥,可没想到的是遇上了小偷,更没想到的是市纪委会顺藤摸瓜,调查到自己的头上。常言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目前,有关麻凡受贿牵线人一事正在调查中,其中,牵线人之一教育局李秘书已被市纪委“双规”,有关案情进展,我们将进一步进行跟踪报道。

妈妈:(“呼”地站了起来)我的天呀,怎么会这样?这都是些什么事?

女主持:下面播送编后话:我们不要帮了腐败的忙!

妈妈:什么意思?谁帮了腐败的忙?

爸爸:(站起来,气愤地)谁?我,你,他,我们!

女主持:麻凡一案真是拔出萝卜带起泥。相关人员也在被调查中。对麻凡的查处虽然大快人心,但当我们痛定思痛,冷静下来,回顾此案,又有许多东西值得我们深思。不是吗?一谈到腐败,人们总觉得和自己没关系,可是,我们想没想过,我们真的就和腐败没关系吗?除了政策、法规、制度上的不完善,让腐败者有机可乘。可又是谁,买了画?又是谁送了礼?又是谁为腐败提供了生存的土壤?从本案,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反腐败真的应从我们每个人做起,别说腐败和我们没关系……

[爸爸拿起摇控器,按下,女主持定格。电视帘子拉上。

妈妈:咋不看了?这不是播编什么话呢吗?

爸爸:啥话也不看了。腐败是咱们所痛恨的事,可现在,咱们却帮了腐败的忙。我真后悔(坐沙发上捂着头)。

妈妈:(上前拉爸爸)事已至此,就别后悔了。麻凡被查处了,李秘书也被“双规”了,他们也算是罪有应得,咱也算花钱买教训了。

爸爸:(义愤填膺)对,他们是罪有应得,咱们也是自食其果。(向着观众充满激情地)大伙看着了吧,我们家的教训是深刻的。反腐败人人有责,反腐败就应从我们每个人做起,从每件小事做起,别说腐败和我们没关系,我们更不能去帮腐败的忙啊(说完,做开门状,向外走去)!

妈妈:孩子他爸,这刚回来,你去哪儿?

爸爸:去哪儿?在这件事上,儿子是最无辜的,当初我要听你的就好了。儿子还在学校,我得找他去,把事说清楚(走向舞台一侧)。

妈妈:(追上去)你别去了,儿子不在学校。

儿子:(从屏风后跑出来)爸爸,我在家呢。爸爸……

[儿子也追了上去。之后,三人回,谢幕。

(刘春华)

上一条:【小品】提 亲
下一条:【话剧小品】红色的记忆

关闭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中共农安县委 农安县人民政府
地址:农安县农安镇兴华路1555号 邮编:130200
网站维护:农安县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长春首佳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吉ICP备0500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