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首页|文化活动|民间传说|农安史话|民俗民风|黄龙书法|黄龙曲艺|黄龙绘画|诗歌散文|民间工艺|杂文小说|历史文物|文化艺术|旅游餐饮
  黄龙曲艺
 戏剧 
 相声 
 小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黄龙文化>>黄龙曲艺>>小品>>正文

【小品】提 亲

发布人:网络中心  时间:2010年07月20日 08:22  来源:县文联  点击:[]

地点:当代农村一普通人家屋内。

人物:老庄(普通村民,爱疑神疑鬼)

庄妻(普通村民,家务)

钱老大(信用社职员)

[幕启

[庄妻上场。

庄妻:老伴呀,快点把地拖完,赶紧把衣服换换,打扮打扮。

老庄:(走上)哎,哎,我说老伴,你这是咋了?早晨起来就开始忙,是又拖地又抹床,又擦玻璃又蹭窗,擦完锅台刷水缸,完了还让我换西装?

庄妻:我忘了告诉你了,今天咱家要来人,不是财神是喜神。

老庄:哎,我说你悠着点行不行,别神叨的一惊一乍地,兴奋得像打了鸡血似的,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定性?

庄妻:告诉你吧,今天东屯钱老大要来咱家。

老庄:哎呀妈呀,你不早说,你瞅给我忙的。得回来的是钱老大,要是金元宝来咱家我不得抽哇!他来咱家干啥呀?你啥时候跟他搭搁上了?

庄妻:啊?!你说啥?(瞪眼)

老庄:不是,我是说钱老大要上咱家来是啥时候的事?

庄妻:就前几天捎过来的信,说今天要来咱家考察考察。

老庄:有啥考察的,咱们既不用扶贫也不用帮困,不麻烦政府也不求银信。小康生活算不上,最起码一年到头混个吃喝还不咋费劲。哎,他啥时候当的官呢?现在在乡下看个官都不易了。

庄妻:啥官不官呀!人家要给咱闺女介绍对象。等会儿人家来了你别虎嘞嘞,事儿成不成起码得给人家一个好印象。至于那人家孩子啥样看情况再说呗!总之,要灵活点。

[钱老大上。

钱老大:你说我这一天上班忙活活,乱眼子事一凑就一卡车,保媒拉线儿没办法,受人之托。(钱老大敲门)当当当,屋里有人吗?

庄妻:谁呀?来了。(小声的)老伴你快点去换换衣服。

[老庄忙下,庄妻开门,钱进屋。

庄妻:你是?

钱老大:啊,我是咱信用社的,姓钱。你家姓庄吧?

庄妻:啊,是啊,你就是老钱大兄弟吧,唉呀,快请进。

[钱进屋四下察看。

钱老大:大嫂,这才几年没来,你们家变样了。你看这三间砖瓦房,防盗门,塑钢窗,天棚地砖擦锃亮,洗衣机电冰箱,桔子苹果好几筐,这可能就是人们常叨咕的小康吧!(边说边用手拍拍电冰箱和洗衣机)

庄妻:(赶忙拉钱老大坐下)大兄弟,你坐,你都几年没来了,变得我都不敢认了。

[钱老大和庄妻往炕边去,老庄上。

钱老大:我今天来,是到屯里逐家搞搞调查,摸摸底,顺便看看庄大哥和你。

庄妻:又要放贷款了?

钱老大:是有这个意思,现在全国从上到下支持三农,种地有贷款,庄稼出来有保险,念书的有绿色通道,参加合作医疗不用做体检。

[老庄从幕后上。

老庄:这回一户能贷多少钱哪?

钱老大:(吓一跳)大哥在家呢?啊,看具体情况,然后给各户办惠农卡,怎么?你们家还用贷款?

庄妻:啊,你大哥这出门才回来,我们家不用。

老庄:这家用。

庄妻:(忙打断男人话,偷拉一下)啊,你大哥是说这院用(指邻居)。我们家这几年过的还行,不用贷款了。你大哥在外面管理肉牛场,我在家养猪,收入还挺可观。

钱老大:你们外面有肉牛场,家里面又有养猪场,真了不起啊!多大规模啊?

老庄:牛场呢,现在还不到100头,90多头,光说挣俩钱呀!那可真不容易啊!你想100来头牛就我一个人伺候,一天到晚我是又铡草又打料,又饮水又喂药,弄不好它还嗷嗷叫,给我累的真干够了,也就我吧,换个人谁也干不了。

钱老大:那是,那么大的牛场一个人也真够呛!那,猪场呢?

庄妻:猪场的规模不大,再过三天五天的就剩十几头猪吧!

钱老大:那也够你一个人呛啊!

庄妻:是呀!累还是次要的,主要得有精神。

老庄:那是呀,我们家你嫂子那可有精神了,俗话说得好,一份精神一份财,哪天晚上都得起来四五趟。

钱老大:那干啥呀?

老庄:看着老母猪下崽呗!

钱老大:猪下完崽就好了。

老庄:不行,习惯了。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来贼了,一圈猪让贼都赶到大门外了,你嫂子第三趟起来发现了,硬是给追回来了。现在你嫂子每天晚上都起来三趟以上,不起来不行,不放心。

钱老大:嫂子确实有精神,也够辛苦了。有你这样的女人在家,大哥在外工作也就放心了。

庄妻:其实也没啥,哪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还不都有一个精神抖擞的女人呢!

钱老大:大哥,大嫂,不是我这当兄弟的说你们,以后钱够花就少干点得了,钱这玩意挣多少是多呀?

庄妻:我和你大哥也商量了,等以后我闺女成了家就不干了。

钱老大:哎,不知大哥大嫂你们女儿打算找个啥样的对象?

庄妻:我老姑娘工作在食品厂,找个对象要求有理想,能使电脑会上网,以后不当官最好也能入上党,眼睛大小无所谓,可不能撒谎。我们要求不高,家里有余钱不用太多,只要有房有地有汽车,大人有个好样儿,小孩儿不像也得像。

钱老大:大嫂,说实话,我今天来也有心思给你老姑娘介绍个对象。小孩儿不错,家里经济条件虽说挺好,但还没达到你说的那样。

老庄:差一不二,不傻不苶的,身体好能干活就行呗!

庄妻:光能干活有啥用?大兄弟,不谦虚的说,你说就凭我们家这正经人家,孩子找对象就是不能像我要求的那样,起码小孩也得有知识有水平,通情达理重感情,知冷知热,姑娘以后才会有人疼,咋也不能找光知干活那路儿的老无能啊!(边说边用眼斜视老庄)

老庄:就你能,你听大兄弟说说到底是谁家孩子得了。

钱老大:啊,这小伙子呢,就是我本家一个远方兄弟的孩子,现在自己干事业在外面闯荡。小孩挺好,挺能干,这孩子他爸,我那兄弟,你们不也认识吗?

庄妻:我这些年净在家养猪了,上哪认识去。

老庄:我也是,这些年净养牛了,除了你也不认识谁。

庄妻:(拽一下老庄,白一眼)怎么说话呢?

老庄:我是说他们老钱家我谁也不认识。

钱老大:哎呀!我提个人你就知道了,咱们乡那个胡大癞,你们认识吧?

老庄:啊,认识。

钱老大:他姐夫!

老庄、庄妻:啊!

钱老大:这样,大哥大嫂,我忙上西院填个表,完了马上就过来。商量一下哪天看一看。(说完拎包走了)

[老庄,庄妻送人回来。

庄妻:(高兴的样子)哎,老伴,等会钱大兄弟回来就跟他定个日子把老闺女找回来看一看。

老庄:(边走边脱西服)

庄妻:干啥呀,干啥呀!人家一会儿就回来,你这么一整不就露馅了吗?

老庄:都怨你,吹,吹,吹。这回糟了。

庄妻:咋地了?

老庄:你听他刚才说啥了吗?

庄妻:说啥了?

老庄:他提谁了?

庄妻:胡大癞啊!

老庄:对呀,老钱的兄弟是胡大癞他姐夫,这小伙子不就是胡大癞的外甥吗?胡大癞是什么人,那是咱乡有名的人物。

庄妻:你咋这么不自信呢?咱姑娘找个名人的外甥有啥不行的,谁能笑话你攀高枝啊?

老庄:我的妈呀!你知道那个胡大癞是什么人,胡大癞全乡他最坏,常年不干活,成天想外快,偷摸神逗啥都干,多少人受过害,那年整个破眼镜扔我跟前儿就赖我好几十块,你说他外甥要像他那样还了得,咱老闺女给他外甥那这辈子得操多少心。你没听钱老大说吗,“这孩子在外面闯荡,干事业呢。”闯荡啥呀,不就是在外面混吗?你没听人说过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要是在外“学业有成”,一定比他舅舅会癞。我都不堪一击呢!就你那小样儿还不让人赖个好歹的。据传说他舅妈就是他舅舅赖去的。

庄妻:你说这命,碰上这么个“高枝”还真攀不得呢!老伴呀,等会儿钱老大回来可不能像先会儿那么说了。

[老钱夹包上。

老庄:(慌忙小声问庄妻)那咋说呀?

庄妻:(忙推老庄下)快把衣服换回来。(回转身迎接钱)这么快回来了,来,快坐下。

钱老大:不客气,大嫂,我哥呢?

庄妻:啊,他换衣服去了,要上班。

钱老大:大嫂,我刚提那个事,你们俩商量怎么样了?

庄妻:我和你大哥商量了,寻思等姑娘回来再说,看看姑娘什么想法。不忙。

钱老大:啊,大嫂,要是你俩没意见,姑娘那我去说。这事儿我会办,老姑娘的思想工作我包下了,你看咋样?

庄妻:老伴呀,你快点呀,老钱大兄弟回来了。

老庄:(穿一身干活的大褂,扎个花领带上)来了来了。

庄妻:你看你,换身衣服咋这么长时间,还没换完。

老庄:这不着忙吗,才找到合适的换上。

庄妻:换完啥呀,领带还扎着呢!来,解下来!

[上前解领带,摇头示意不行,老庄点头明白,老钱看见。

老庄:这天一凉点颈椎就痛,我们都是这毛病。大兄弟,你说的那事儿,我看你还是给孩子找个条件好一点的的家庭,我们家这条件,说实话,真不怎么好,别耽误人家。

钱老大:大哥,看你真谦虚,俭朴。那么大个牛场的经理穿这一身儿,多掉价啊?那西服留着干啥?还条件不好别耽误人家,我看是怕人家耽误你们吧?

庄妻:他都习惯了,从来不穿西服上班。

老庄:我这穿啥都这样,喂上牛,又整水又整料,出来跟打铁的似的。

钱老大:你越有钱越省吃俭用,你花俩钱儿雇个人干不就完了吗?

[老庄低头不语,手拿领带往腰上系,抹不开面子状,用眼偷视老伴求援。

庄妻:人是好雇,这不寻思多挣俩钱吗,雇了人他干啥?

钱老大:待着!

老庄:待不起,我这还是靠面子干的呢!

庄妻:他就是人家雇喂牛的,给人打工!

钱老大:这可能吗,这是真的吗?

庄妻:(抹不开面子状)是。

老庄:(小声嘀咕)千真万确。

钱老大:好了,就算这是真的,那你家养那些猪也是不小个家底吧?光去年在贼手就追回一圈。

庄妻:这怪你大哥没说明白,那一圈不就一个猪吗!

钱老大:那今年再过三五天,你们家光剩下的就有十几头猪,卖的咱不算,那不是钱吗?

庄妻:(面对老庄)他这是误会?

老庄:(点头配合)是,纯属误会。

钱老大:咋是误会?刚才大嫂是这么说的。

庄妻:是我说的,那也不是卖剩下的,再过三五天老母猪能下十多个,现在不就一个吗。

老庄:对,是一个,你算差了(埋怨状)。

钱老大:唉呀,不是我说你大嫂,要是就一头猪,你还用天天晚上起来四五趟,咋还不经管起来?

庄妻:大兄弟,你是不知道啊,一言难尽啊(为难状)。

老庄:在这上遭老钱了,她也遭老罪了。

钱老大:咋了,丢过猪啊?你在家你起来不就完了吗?

老庄:咳!我起来顶啥事,她不起来不行!

钱老大:大嫂就是比你有精神,养成习惯了。

老庄:啥呀,她尿急尿频,这病都得多少年了,找多少个大夫也没治好,现在整的我也隔三差五就迷糊,我们俩一年都祸害老钱了。

庄妻:我现在又琢磨出一条新道儿,看电视听广告,对症下药才能有疗效,我也是前列腺炎没冒!

老庄:我和你嫂子商量了,等我这个月发工资再出去看一看,这回买点好药,整点“前列腺康”啥的,要不你说,我这一迷糊就满天星星直转磨儿磨儿,她这跟腚绊脚,一来不及还尿裤子。你说就这条件,人家谁愿意在跟前闻那味儿,人再好都能整出鼻炎来,这事儿等以后再说吧!

钱老大:我说大哥大嫂,你们对这门亲事是不是有啥想法?有啥想法就直接跟我说,别这么整,我刚进屋时,你们家条件比现在好多了,现在你看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

庄妻:你刚进屋那会儿,我们也说你大哥在肉牛场喂牛,我在家伺候猪,后来不你说我们有牛场猪场吗?我们也没好意思和你争辩。

老庄:是,你这一说我们也觉得这地球确实变暖了。那么一会儿工夫,我们家发的像冰山融化了似的,后来你走后,我们冷静下来一想,这种现象属于经济增长过快。于是……于是……(用眼看老伴要求提示)

庄妻:于是,等你再回来我们就及时的进行了宏观调控,给经济过热现象降了温。

老庄:多悬没让你给我们家整通货膨胀了,我俩本来就有病再都膨胀起来,更没人样了。

钱老大:这样吧,你们也不用多说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实话实说,我受两个孩子之托,他们俩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你们有钱,人家也不图希,贫穷也不嫌恶。

庄妻:这不到底还是让人赖上了吗?!

老庄:(手捂额头,迷糊欲倒,庄妻上前扶住)

庄妻:老伴,老伴,妈呀!这不要出人命吗?老伴,别怕,噢!

钱老大:大哥,大哥,你这是咋的了?怕啥呀?

庄妻:他怕赖。

钱老大:怕谁赖啊?

庄妻:怕胡大癞。

钱老大:那胡大癞与这事儿有啥关系呀?

庄妻:你不说你兄弟是胡大癞姐夫吗,那不就是孩子他舅吗?能不像吗?

老大钱: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胡大癞是姐夫,孩子的姑父与孩子有何相干!

老庄:(听后,睁开眼)是吗?

钱老大:我告诉你吧,你女儿打工那个食品厂就是这小子开的,人家俩人处的很好,你们别胡思乱想了。

庄妻:大兄弟,你这话不早说,可憋死我了。

老庄:(挣扎起来)快,你上厕所吧,看不赶趟。

钱老大:(上前扶老庄)你去吧,大嫂,这有我呢。

庄妻:不用了。

老庄:咋的了?

庄妻:洗内裤了……

(陈景会)

上一条:【小品】竞选之前
下一条:【话剧小品】不要帮了腐败的忙

关闭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中共农安县委 农安县人民政府
地址:农安县农安镇兴华路1555号 邮编:130200
网站维护:农安县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长春首佳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吉ICP备0500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