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首页|文化活动|民间传说|农安史话|民俗民风|黄龙书法|黄龙曲艺|黄龙绘画|诗歌散文|民间工艺|杂文小说|历史文物|文化艺术|旅游餐饮
  杂文小说
 杂文 
 小说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黄龙文化>>杂文小说>>杂文>>正文

【随笔】天下无贼是传说

发布人:网络中心  时间:2011年08月16日 08:58  来源:农安县文联  点击:[]

常言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就有一种人,爱财,却取之无道,因为他们已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君子了。

曾经在故事里看到过骑马抢劫的盗匪,知道了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马贼”。

今天在网络上看到了文坛剽窃的专家,才知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文贼”。

无论是哪一种贼,都是厚颜掠夺别人成果、不劳却能坐享其成的无耻之徒。

在网络上,针对此类人群的指责和谩骂无数,即便这样也没能打消剽窃者的嚣张气焰,仍一如既往、我行我素,太有个性了,真的让人无语。我也曾跟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规劝”那些剽窃者,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渐渐发觉跟这种没道德的人“理论”,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他们整天忙着剽窃别人的东西,以此为业,以此谋利,根本无暇顾忌网上的那些群众“呼声”,也许他们是对这种攻击视而不见、不以为然,利益面前他们与道德背道而驰,尊严对他们来说已不重要。

无论你使出怎样的解数,也无法唤醒文贼泯灭的良知!为什么不能拿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来?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勇气和能力说出来、写出来,只甘愿吃别人嚼过的馍,做这个社会的“渣”。名正言顺、心安理得不好吗?说得再简单些,或许他们写出一篇《剽窃纪实——文贼忏悔录》也能成为头版头条、名作佳篇。

这类人也没有太大的本事,只会剽窃。剽窃不说,还要给自己冠名“文人”“作家”“自由撰稿人”什么的,怎么不说自己是剽窃家?剽窃手段更是不高明,伸手就拿来人家的东西,还坦然地署上自己的大名。题目不改不说,懒惰得连错别字都一同搬过来,那一刻真的就不会面红耳赤?有时也不忘给自己罩一层遮羞布,在文稿最后还会“谦虚”地备注:作品如能刊登可作删改。且郑重地留下通联地址、邮编、电话、作者简介等等,更有甚者,还会留下一个不属自己的身份证号,为自己的无耻做出各种各样的潜伏,更加严丝合缝地蒙蔽编辑同志,真替他们汗颜!

做了多年的编辑,第一次百度到“文贼”及相关文章后,才真正懂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以前只是口头说说,还真没用心去体会过。

如果说日常的繁杂忙碌让我们没有关注到媒体动态,就显得孤陋寡闻了。其实也不尽然,也不是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而是因为我们不抄袭别人的东西,所以很少怀疑别人。这种现象要说普遍,在我身边却很少见。要说个案,到百度搜索一下,结果会让人大惊失色,“文贼”大有人在啊!

这种行为人的攻击对象很广,在网上看到许多国家级、省市级公开发行的刊物也被他们蒙蔽过多次。虽然我们无法制止剽窃者的行为,但是我们可在以后的编辑工作中谨小慎微;虽然我们无法弥补先前的过失,但是我们可以在教训中增强洞察能力,看清以后的编辑之路。

教训在经历中产生,经验在教训后获得。

纵使你博学多才、见多识广、火眼金睛、英明神断,也会有防不胜防。即便把这种人拉入黑名单,也保不准哪天又换一件新马甲上来了,真是让编辑们谈贼色变!

谁说这个天下无贼?我说天下无贼就是传说,至于剽窃者更是传说中的浮云。

----张亚晶


下一条:【杂文】无疆大爱筑丰碑

关闭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中共农安县委 农安县人民政府
地址:农安县农安镇兴华路1555号 邮编:130200
网站维护:农安县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长春首佳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吉ICP备05006064